刚果(金)矿业新政掀钴市波澜 嘉能可使“左右手”生意经

2018-05-08      379 次浏览

  国际金融历史上,总有一些资源国家,在某一时间段内因某品种矿价的惊人表现而成为资本角逐的中心。这一次,是刚果(金)的钴。


  刚果(金)矿业新政掀钴市波澜


  在刚果(金)南端的加丹加省,由东南至西北延伸的矿带上,扎堆聚集着世界上知名的铜钴企业。越往西北,铜钴伴生矿越多,大矿也越多。


  丰富的铜钴资源,对国际矿商来说诱惑十足,包括嘉能可、洛阳钼业、欧亚资源集团等国际矿商纷纷前往驻扎投资。但今年开始,这一地区的金属投资不再像之前那样“舒服”。


  刚果(金)作为全球钴供应的主产地,其供应量占全球总供应量的65%以上。近期,该国通过的新矿业法,掀起全球钴市波澜。


  根据刚果(金)新矿法,一旦钴被列为“战略物资”,其权利金税率将增长5倍至10%;而矿权所有人10年内免受财政和海关政策变化影响的保护条款被取消,新上调权利金税率将施用于所有项目并立刻生效。


  此外,新矿法还引入了税率为50%所谓的超额利润税,包括铜、钴和黄金在内的矿山权利金税率都将上调。


  此消息一出,在本轮钴牛市中赚的盆满钵满的嘉能可等企业,纷纷呼吁刚果政府减少大宗商品的版税率。


  据统计,自2015年年底以来,国内金属钴价格整体呈现震荡上行走势,涨幅已超过230%,目前价格已经突破近10年高点。


  回顾近两年金属行情,谁在小金属涨价题材上押注越多,就越被人羡慕。随着钴价不断上涨,在本轮钴市行情中获利的巨头、大鳄一一浮出水面。


  其中,国内某期市大佬因囤钴而一雪前两年投资“滑铁卢”之耻的消息,仅仅是花边新闻。对全球钴矿市场拥有30%控制权的国际矿商嘉能可,才是这一轮博弈中真正大获其利的秃鹫。


  嘉能可的“左右手”生意经


  有人统计,全球最为富硕的钴矿,有一半都在嘉能可手中。据统计,作为目前是全球最大钴矿生产商,嘉能可2016年全年共产钴原料28300吨,占全球钴矿总产量23%。


  罗马并非一日建成。在嘉能可拥有的206.07万吨钴矿储量中,部分矿产可谓收益惊人,其中,就包括其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所收购的加丹加矿业公司(KatangaMining)。


  彼时,加丹加矿业公司因国际铜价跌幅过半而陷入生存绝境,在四处借贷无门的情况下,不得已以区区5亿美元“卖身”给嘉能可。在后来的加码收购后,嘉能可目前共拥有该公司85%以上股份。


  而这家公司的市值在短短数年内迅速恢复。从收购时的13亿美元市值到现在的40亿美元,在“加丹加”一役中,嘉能可不能不说是幸运之神的宠儿。


  “如果上面的故事是‘钴成就了嘉能可’,那么去年以来新版本的钴市风云,则可能主要围绕‘嘉能可是如何成就了钴’这条主线展开。”业内人士说。


  据介绍,2017年初,一家叫作Cobalt27的公司在加拿大多伦多成立,主要经营买卖金属钴及收购钴矿产权,上市第一年,该公司股价就暴涨了600%。


  去年圣诞节前夕,这家公司在国际市场上一笔钴交易直接令第二天国际钴价大涨10%。


  业内人士猜测,这家公司的大股东与嘉能可同样来自瑞士,因此其可能是嘉能可的一副“马甲”,而作为钴价上涨的最大受益者,嘉能可一边控制现货来源,一边控制衍生品交易,在左右互搏中获取暴利。


  在本轮钴价上涨之初,嘉能可拥有钴产量约6200万磅,近两年多来,钴价上涨幅度超过30美元/磅。


  为何嘉能可就吃定了钴价上涨?


  钴主要是铜和镍的副产品,目前全球钴矿山产量中,60%来自于铜钴矿,34%来自于镍钴矿,钴的供应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铜和镍的项目。


  全球精炼钴产量从2000年的3.56万金属吨增至2017年的12万金属吨,复合年均增长率约为7%,同期中国精炼钴产量从1000吨增至7万吨。


  方正证券有色研究团队指出,钴价上涨的背后是其供需结构的改变。在新能源汽车大周期的背景下,由动力电池的需求引发钴需求的爆发式增长,同时3C领域的钴需求保持稳定的增长态势。


  其次,在供给端短期内难以跟上需求的增长,造成供需不均衡,预计2017年供需缺口为550吨,且缺口呈扩大之势,预计2020年,供给缺口将达到1.2万吨。


  该团队解释,在供给端,钴的铜、镍伴生属性制约了短期钴的供给弹性;其次,刚果(金)恶劣的环境提高了新矿的开采难度、成本和时间;


  在已开采的矿山中,大部分矿山已经达到满产状态,未来有明确复产、扩产计划的仅有Katanga矿山和欧亚资源的RTR项目;预计到2020年,全球精炼钴的供给为12.2万吨。


  业内人士称,嘉能可、洛阳钼业(Tenke矿)、欧亚资源ENRC这世界前三大钴矿商的产量达全球钴产量的40%。目前大多数主力矿山产能基本释放完毕,增产潜力有限,整体供应增速有限。


  在需求端,由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引发的钴需求高速增长,预计在高镍低钴化的进程下,至2020年,动力电池对钴的需求量仍高达3.3万吨。


  总的来看,包括嘉能可、洛阳钼业、欧亚资源集团、五矿资源和艾芬豪矿业等,在刚果金运行矿山和推进项目的公司,将立刻适用于包括铜、钴、黄金等金属更高的矿税,同时还有一项新引入的高达50%的所谓暴利税。税务负担的提升,是否会挫伤矿产商生产的积极性需要观察。


  方正证券有色研究团队指出,刚果(金)作为全球第一大钴资源国,当地政府已经通过政策变动方式来控制金属钴。无论是从采矿成本来看,还是从矿企面临的政策稳定性来看,税收新政主要对供应形成扰动,利于钴价上行。


相关文章

推荐品类

为您推荐

产品分类 粤ICP备07049936号-3
2018 东莞市钜大电子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