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系电池三强反扑、本土企业枕戈以待

2018-12-21      252 次浏览

韩系电池三强携巨资卷土重来,中国本土电池企业布局谋阵寻求出路。在势力此消彼长的背后,中国电池行业风起云涌,混战拉开序幕。

虽然今年以来中国汽车市场整体低迷,但新能源市场却显现出一片蓬勃生机,销量不断不涨。新能源车的良好发展势头也带动了动力电池行业的快速崛起,与此同时,中国动力电池这块蛋糕也被国外电池企业巨头垂涎良久。有媒体称,11月29日三星SDI已重启位于西安的三星环新动力电池二期项目。这一举动引起各方势力对韩系电池重返中国市场的广泛关注。随着2019年退坡政策实施在即,以三星SDI、LG化学、SKI在内的韩系三大电池公司动作频频,加速开启了对中国市场的反扑。然而以宁德时代、比亚迪为首的中国本土企业也不甘示弱,积极布局谋阵开疆辟土。“过江龙”和“本地虎”过招,动力电池江湖的波谲云诡,这场逐鹿中原的混战拉开了大幕。

韩系电池三强反扑、本土企业枕戈以待

今年以来中国汽车市场今呈现整体低迷,与之相反的是新能汽车产业的一片繁荣。据中汽协发布数据显示,1至11月,我国汽车产销2532.52万辆和2541.97万辆,同比下降2.59%和1.65%,新能源汽车产销却保持稳健增长趋势,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80.66万辆和79.09万辆,比上年同期增长50.30%和55.66%;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4.66万辆和23.8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130.27%和127.58%。

中国新能源车的发展带动了动力电池行业的快速起步,同时这也意味着中国动力电池这块市场蛋糕势必迎来残酷抢夺之战。日前,就有有媒体称,11月29日三星SDI已低调重启位于西安的三星环新动力电池二期项目,项目建成后将形成5条60Ah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线,产能可达年产6000万块,预计达产后新增销售收入120亿元。三星这一动作被各方势力广泛认为,伴随中国新能源汽车退补进入最后倒计时,以三星SDI、LG化学、SKI在内的韩系三大电池公司不约而同加速启动在华的新一轮的投资,欲从中国新能源汽车领域里切到更大的蛋糕。

韩系三大电池公司在中国动作频频其实已经早有耳闻。自2018年5月,三星环新(西安)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南京乐金化学新能源电池有限公司(LG化学)、北京电控爱思开科技有限公司(SK)三家韩系电池企业也被纳入到“白名单”中后,各家企业分别走在了增资扩建的路上。

时代财经查阅发现,12月初三星SDI于重启位于西安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二期项目后,在12月2日,三星天津工厂方面及三星中国方面就也传出消息,三星拟在天津调整部分产品结构,投资建设动力电池生产线和车用MLCC(多层陶瓷电容器)工厂等新项目,新增投资达2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6亿元)。

另外,SKI布局也非常迅速。8月22日,SKI宣布将中国江苏省常州市选为其中国电动车电池厂的所在地,并开始了基建工作。10月7日,SKI宣布将投资4000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4.4亿元)在常州建立隔膜工厂,计划建设4套锂离子电池隔膜生产设备、3套陶瓷涂层隔膜生产设备。11月27日,韩国SK株式会社(SKI母公司)召开董事会,决定批准公司收购灵宝华鑫铜箔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份。

LG的增资扩建则更快更早。4月10日,华友钴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与LG化学合资成立华金新能源(华友钴业控股)和乐友新能源(LG化学控股)两家合资公司,主要生产锂电三元前驱体和正极材料。7月17日,LG化学与江宁滨江开发区举行签约仪式,总投资20亿美元的LG化学动力电池项目正式落户滨江。

韩系电池三巨头如此凶猛的反扑,中国本土以宁德时代、比亚迪为代表的企业自然也没有闲着,不断开疆辟土顺势而上。

对于雄踞国内动力电池榜首的宁德时代,其在国内早已行动,11月其就通过全资子公司江苏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江苏溧阳投资建设江苏时代动力及储能锂电池研发与生产项目(三期)。除了扩充自身实力外,其还积极寻求合作增强实力,前后分别和上汽、东风、广汽等下游重要车企客户成立合资公司,还与上游格林美这种钴材料(三元锂电池核心原材料)供应商建立供应链战略合作关系。在海外市场,宁德时代进一步与宝马(BMW)、戴姆勒(Daimler)、现代(Hyundai)、捷豹路虎(JLR)、标致雪铁龙(PSA)、大众(Volkswagen)和沃尔沃(Volvo)等国际车企品牌深化合作,获得其多个重要项目的定点,配套车型将在未来几年内陆续上市。另外,宁德时代还在美国、德国、法国、日本设立了子公司,并计划在德国筹划建设首个生产海外基地,该基地前两期项目预计投资金额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8.7亿元),计划于2021年投产,2022年达产后将形成14Gwh的产能,面对的销售客户主要是宝马、大众、戴姆勒、捷豹路虎这些正与宁德时代合作的外国车企。

紧随宁德时代的比亚迪近期也动作频频。12月初,比亚迪董事长王传福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比亚迪计划在2022年前将旗下电池业务上市,以筹集资金进行发展。据了解,比亚迪从2017年开始就已经准备将电池业务从比亚迪内部中单独拆分出来。早在6月27日,比亚迪青海南川电池工厂正式宣布下线,主要生产三元锂电池。据了解,全部投产后,该工厂电池年产能可达到24GWH。而根据规划,到2020年,比亚迪动力电池总产能预计达60GWH,在去年12GWH的产能基础上,扩充五倍。

“未来存活下来的企业不超过10家”

2018年对于中国新能源电动汽车及动力电池产业来说,是名副其实的“爆发”年。但高增长下难掩“先天缺失”,尤其是随着补贴退坡,双积分政策的推进,行业进入“后补贴时代”,动力电池本土企业面临着资金、技术、原材料上涨等多方面的压力。此外,动力电池产能进一步集中在龙头企业、产能过剩问题也比较突出。与此同时,市场竞争日益激烈,国内电池企业进入洗牌快车道,曾经的中国第三大电池供应商的沃特玛今年以来因为资金链断裂导致工厂停工、变卖资产、股东被列入失信黑名单,电池企业市场竞争残酷可见一斑。随着韩系电池企业等“过江龙”大张挞伐地进入中国市场,本土企业能否保持“本地虎”的生猛逆袭而上?

对此,汽车行业分析师贾新光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韩系动力电池在能量密度、一致性、循环寿命上技术上,尤其是在三元锂技术上高出国产动力电池一截,本土企业你追我赶后仍只能望其项背。随着新能源补贴进入后补贴阶段,电池企业想要获得补贴就要进一步提高电池能量密度,三元锂电池是其目前发展首选。但目前,三元电池的原材料很多分布在国外,而且被国际巨头们垄断。

高工锂电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其表示,国内的三元锂在材料和技术和三星SDI、LG化学、SK有差距,尤其是名次靠后的企业差距较为明显。除此之外,在三元里原材料供应上国外企业优势明显,例如国外已经普遍使用材料镍钴铝(NCA)材料,国内主流的电池企业还停在镍钴锰(NCM)材料532、622、811等产品型号。

虽然韩国电池的先天优势是本土电池企业无法企及,但仍有不少业内人士看好本土电池绝地反击的后备力。汽车动力系统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表示,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我国动力电池在比能量略占优势,循环性能与国外相当。并且本土车企诸如宁德时代、比亚迪、孚能等电池企业已开始走向国际市场,给国际车企进行电池供应,充分体现我们的动力电池产业已具有一定优势。

此外,从国内政策、产业链来看,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认为本土企业还是占有很大的优势,“从国内产业政策来讲,其对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这样的电池厂家非常有利,不少外资电池企业前期建厂投产并不十分顺利,其前期发展不论是人力还是财力方面的消耗都是非常大,这意味着韩系电池企业重新发展仍需一段时间才能回血”。另外,钟师表示中国电池产业在原材料上有优势,韩国生产电池的正极、负极、电解液、隔膜都从中国进口,所以本土动力电池产品的性价会比较高,虽然韩系三强性能好、技术强,但随着退坡政策到来后整车厂为了考虑生产成本,选择国产电池的几率会大大提高。

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则表示即使补贴政策退坡到来,韩系电池企业在政策之下还将和中国市场隔着一层“玻璃门”。另外,韩系、本土电池企业在抢滩和较量过程中势必会影响未来行业的整体走向。墨柯认为韩系电池抢占国内市场,会导致龙头企业抢食中小电池企业蛋糕,中小企业的发展空间更不容乐观,淘汰和洗牌也将更加快速进行。“未来动力电池行业电动汽车电池市场肯定会发展成为一个高度垄断的市场。”墨柯表示目前海外市场基本上已经形成松下、LGC、SDI、LEJ等四五家电池垄断巨头企业,不久将来国内市场可能形成这样的产业机构,且可能不会超过10家龙头企业。

不难发现的是,任何垄断都不意味着高枕无忧,就像手机行业由功能机向智能机发展的过程中,原来的行业结构已面目全非,而像锂电产业这样一个技术主导型产业,在日新月异的变化后必定有新技术时刻冒出,而每一次新技术都有可能带给行业结构天翻地覆的变化。

相关文章

推荐品类

为您推荐

400-666-3615

东莞市钜大电子有限公司 粤ICP备07049936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