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瑞沃能大股东李瑶确认对赌失败,或需补偿52亿元

2019-10-06      764 次浏览

坚瑞沃能12月24日晚间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大股东李瑶的申明书,已确认深圳市沃特玛电池2018年度将发生严重亏损,实际已无法完成业绩承诺,并且差额巨大,业绩对赌失败。按照《盈利预测承诺及补偿协议》和《盈利预测承诺及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确认其对公司的补偿金额为52亿元的补偿上限,同意使用其名下公司的股份和自有资金对坚瑞沃能进行补偿。


坚瑞沃能称,根据申明书内容,李瑶再对坚瑞沃能履行补偿义务5037.45万元,以其对坚瑞沃能的5037万元债权进行冲抵。


坚瑞沃能大股东李瑶于2016年2月29日与坚瑞沃能签订《盈利承诺及补偿协议》,并于2016年4月12日与公司签订了《盈利承诺及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就其在业绩承诺期内的承诺净利润及补偿方式进行了约定。


但公告指出,因全资子公司深圳市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简称沃特玛)2017年度归属于母公司的累积净利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未达到业绩承诺值,沃特玛的三季报表明沃特玛2018年度会继续大幅亏损,预计2018年度累计净利润与业绩承诺值会存在较大差异。经李瑶确认,对赌目标公司沃特玛已无法完成业绩承诺,业绩对赌完全失败。


作为业绩补偿义务人,李瑶在三年的业绩承诺期满后,按照《盈利预测承诺及补偿协议》和《盈利预测承诺及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对公司进行补偿,补偿金额为52亿元的补偿上限。目前,李瑶已以其对坚瑞沃能的5037.45万元债权进行冲抵。


坚瑞沃能表示,上述申明书的出具,对业绩补偿义务人履行对公司的业绩补偿事宜有积极作用,同时对公司债务的消减、净资产的充实有着显著的影响。但公司目前面临经审计后的2018年年末净资产为负而被深圳证券交易所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风险,公司据此申明书,即将申明书中收到的金额进行账务处理,对公司债务的消减、净资产的充实有着显著的影响。但是该部分补偿款能否确认在2018年公司净资产中,尚存在不确定性。


两年前收购深圳沃特玛,曾使坚瑞沃能一举成为动力电池行业巨头。自去年年底以来,沃特玛的母公司坚瑞沃能便陷入债务危机的窘境,大规模的债务逾期导致公司及沃特玛大量银行账户被冻结、经营性资产被查封,人员流失严重,生产经营受到严重影响,而如果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坚瑞沃能将可能面临被暂停上市甚至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如今坚瑞沃能不仅面临退市风险,公司及大股东李瑶还被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与两年前的风光相比如此强烈的反差令人唏嘘。


留给坚瑞沃能从沉重债务中脱身的时间已经不多,早在今年4月沃特玛被曝出债务逾期事宜时,公司大股东及董事李瑶曾对供应商表态:“对沃特玛所欠下的债务,我李瑶砸锅卖铁也会负责到底,决不食言”。而据公开报道,坚瑞沃能在今年5月就有意向以130亿元的整体估值价格将“沃特玛”这一包袱甩出。而2个月后,沃特玛130亿元的整体估值已经跌至50多亿元,只是由于监管银行不同意,所以不断推迟破产重组和清算的时间。


债务重组进展缓慢


据11月30日公司公告,公司大股东李瑶首次同意以债权冲抵方式对公司进行业绩补偿。因全资子公司深圳沃特玛在2017年度实现的扣非净利润未达到业绩承诺值,沃特玛的三季报表明沃特玛2018年度会继续大幅亏损,预计2018年度累计净利润与业绩承诺值会存在较大差异。


根据公司收到的大股东李瑶签署的《申明书》,作为业绩补偿义务人,李瑶已确认无法完成对公司的业绩承诺,并确认对公司的补偿金额为52亿元的上限。因李瑶先生所持公司股份目前全部被司法冻结,而且其所持公司股份不足以支付补偿款,为了保护上市公司及广大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的利益,保障业绩补偿程序的顺利履行,李瑶先生同意以对公司的5037.45万元债权进行冲抵。


事实上,处于破产重整边缘的坚瑞沃能正四处筹措资金。今年初,坚瑞沃能曾宣布重大资产重组,拟实现间接控制Altura矿业公司的目的。但在8月,坚瑞沃能宣布终止Altura矿业重组,并提到,因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涉及现金交易金额巨大,而公司受债务危机的持续影响目前已经出现债务逾期的情况,自筹资金解决困难较大。


12月18日晚,坚瑞沃能还发布公告称,拟将全资子公司(福瑞控股有限公司)所持有的Altura矿业3.06亿股份提供质押担保,已向一家金融公司融资。但《道哥说车》注意到,对于此次质押所持的Altura股份对外融资,在董事会投票中,有3名董事同意,另外2名独立董事投出了弃权票。而此次两名独立董事投弃权票,可能是由于在获取质押担保后由于债权原因未来资金难以汇入公司账户。


然而在此之前,A股也多次发生上市公司募资账户遭银行强行划转一事,同处动力电池行业的猛狮科技便是其中一例,对于深陷巨额债务危机的坚瑞沃能而言,仍然需要警惕。坚瑞沃能两名独立董事投弃权票就是认为资金的安全性不可控,“我们也在公告中充分提示了风险,的确在资金到账汇回境内的过程中,存在着能否顺利汇入境内账户以及资金到境内账户后被债权人申请划转或申请司法冻结的风险。”,坚瑞沃能相关人士也在投资者平台上回复到。


无力还款恐将破产重整


自今年4月,坚瑞沃能爆出现债务逾期的情况,债务危机随即公开化。公告显示,截至12月6日,坚瑞沃能累计被冻结银行账户104个,涉及冻结金额共计9118.52万元。固定资产累计被查封的价值约6.92亿元(不含暂无法估值的64辆大型汽车及4辆小型汽车)。在债务重组缓慢、控股股东无力帮助公司还款的情况下,哪种方式能让企业快速摆脱泥潭呢?破产重整不失为一种选择。


近日,坚瑞沃能更是收到债权人的《催款函》,告知因公司未能按照相关约定还款,凯瑞达公司已委托律师向法院申请公司破产重整。根据双方之前达成的《民事调解书》,坚瑞沃能本应于2018年11月20日向凯瑞达付款30.75万元,逾期则应还清欠款总额530.75万元。这次向法院提出重整申请的债权人凯瑞达与坚瑞沃能同处陕西,涉及的债务金额只有530万元,这对债务高达200亿元的坚瑞沃能来说,可谓九牛一毛。


坚瑞沃能在公告中意外透露,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对公司而言是一种好事。外界难免猜测,这是否是公司与责权人达成的一种“默契”呢?对此有市场人士认为,一旦法院裁定坚瑞沃能破产重整,处理问题的速度比目前清理债务的速度要快得多,对引进战略投资者也有好处。此前,李瑶已同意先期以9.62亿元作为应向公司支付补偿款的一部分,如今再次冲抵5037.45万元的债权,靠大股东的补偿可能能使坚瑞沃能避免暂停上市。但如果公司不能恢复正常经营,2019年又该如何?破产重整不失为一种方法。


相关文章

推荐品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