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国:如何推动氢燃料电池汽车成为颠覆性创新产业

2019-10-06      115 次浏览

许国副市长在“2019年长三角与珠三角新能源汽车高峰论坛上”围绕如何推动氢燃料电池汽车成为颠覆性创新产业进行发言,许国副市长所说:“共产主义信仰是大信仰,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氢的信仰”是一个关于科学的小信仰,氢能社会因其代表科学先进的能源利用形态,会成为共产主义社会的初级形态。”


尊敬的干频副主任,各位领导,各位企业家朋友:


上午好!很荣幸参加今天的会议!


首先向各位表示歉意!此次会议本应是早开的,但由于个人时间安排上冲突的原因,导致会期一再推迟。为表达足够诚意,这次来上海我特意把佛山、云浮两市氢能产业方面的标杆企业都带了过来。请允许我向大家隆重介绍下:国鸿氢能公司董事长马东生先生;上海重塑公司董事长、广东重塑公司董事长林琦先生;佛山飞驰汽车公司销售总监孙逸飞女士。飞驰公司作为民营企业,原来是个改装车厂,后来拿到了氢燃料电池汽车的新能源整车资质,而且他们的车率先走入了“一带一路”,远销到了马来西亚。还有国能联盛运营公司董事长唐武先生,他们都是来自佛山氢能产业的标志性企业,平日很难凑到一起,今天一起过来,也是受到我的影响,特意来向上海各位同行学习。


我对上海一直怀有深深的敬意。都说广东是改革开放先行地,我认为上海才是广东改革开放的师父。我作为新一代的广东人(我老家湖南)、广东的新客家人,顺德领导是我的师父。我师父曾讲过他的经历,他作为基层领导曾来到上海取经,怎么把技术带回去,在珠三角发展家电产业,一步一步做成了佛山“美的”等家电巨头,从这个角度说广东改革开放的师父是上海。广东发展氢能产业的师父也是上海,我每年都要来上海学习好几次,每次都有很多的新收获。这里我要特别感谢干频副主任。我时常到全国各地讲氢能产业,四川的朋友们曾介绍我是中国氢能产业之父,我认为我只是从政府推动政策扶持等方面做了些力所能及的事,真正的中国氢能产业之父应该是万钢副主席、干频副主任这些先驱者。另外,我也要感谢江苏如皋的马金华常委,今天的会议他原定是要来的,但如皋有个重要会议走不开,为此他还专门给我打了电话。我还要感谢他的是,他把发言时间也给到了我,这样我就可以多发挥两句了。这里,我还要介绍下富瑞特装的董事长邬品芳先生。他们都是在中国发展氢能产业可以写入史册的人物,确确实实要感谢大家。


佛山向上海学习发展氢能产业,归纳起来首先是八个字:“眼见为实,落袋为安”。这是广东一句俗话,一般认为广东人文化水平不高,推动任何事情首先相信自己的眼睛。我们来上海看了氢能产业,尤其是2014年底,马东生董事长带我们看了加拿大巴拉德氢燃料电池技术后,确确实实是眼见为实,这个产业技术成熟度已经具备了,就开始干起来了。“落袋为安”的意思是,发展氢能产业要能赚钱,但是这个利润怎么来,核心产品、资本市场、产业链、配套等如何落地,如何推动,这些都得益于广东人对市场先机的判断。


我们的体会是“四个精准判断”:第一个是一步到位认准了氢燃料汽车产业。在2015年初,全国都认为纯电动汽车不得了,尤其是特斯拉受到热捧,到处上马电动汽车项目。我们认为纯电动车最终是过渡性的产品,要想弯道超车就要一步到位,认定要积极发展氢燃料电池汽车。第二个是技术路径的选择方面认准了商用车。实际上当时我们到加拿大、美国考察的时候,氢燃料电池汽车已经发展到了乘用车水平,丰田的Mirai已经很成熟,奔驰的燃料电池SUV车型也已经出来了。当时我们的判断就是,我们中国在氢燃料电池乘用车技术上追赶是很难的,那就先发展商用车吧,把世界领先的燃料电池技术和中国商用车产业相结合,开辟另一条道路。第三个是用高铁模式引进巴拉德公司的技术路径。我记得2015年我和马东生同志,在清华大学率先举办了中国第一个氢能产业的专题培训班,那个培训班我们有两个直接成果,除了培养一批懂氢能产业的人才外,最大的成果就是国内外专家一致推荐巴拉德的技术是最好的,那我们就认定了巴拉德。为了引进巴拉德,我和马东生董事长在清华大学散步时,就构思了一个“1135”战略,然后成功用两年时间把巴拉德技术引进来了。第四个是认准了30千瓦这个二次创新的燃料电池系统。这里我要隆重推出上海重塑公司,我们把巴拉德技术引进后,通过二次创新研发,把他们的技术知识转化为我们的产品,实际上我们还是依托上海重塑这个平台,实现国产化的途径,这是很不容易的。国家的补贴政策也是从功率30千瓦开始的,2019年我们已经迈过了30千瓦这个坎。依据我对国家政策判断,2019年我们肯定是要超过45千瓦。如果说我们能在氢燃料电池技术推动方面取得点成绩的话,主要还是得益于这四点判断。


走到现在,佛山推动发展氢能产业形成了三大基地,第一个基地,是南海区丹灶镇的研发和核心零配件制造基地,包括燃料电池研发生产和氢燃料电池乘用车的研发生产;第二个基地,是佛山高明区的中车现代氢能有轨电车和一汽解放重型燃料电池汽车的研发生产基地;第三个基地,就是之前我所负责的佛山对口帮扶云浮所在的产业园区,通过引进巴拉德9SSL生产线,打通了整个产业链,包括从加氢站建设、核心技术研发生产,再到氢燃料电池汽车的运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建成了两个广东省级新型研发机构。这三大基地,目前是走在全国前列的。按照业界的评价,目前我们填补了中国氢能产业四方面的空白:一是填补了氢燃料电池规模化生产的空白。通过高铁模式,引进加拿大巴拉德的电堆生产技术,又通过二次创新消化,我们达到了10000台的生产规模,建成全世界最大的氢燃料电池电堆的生产线。第二个填补的空白是构建了完整的氢能产业链。打通了整个产业链条,从核心技术国产化、整车生产、到加氢站的建设,整个产业链基本打通了。第三个填补的空白是建立了加氢站的行政审批体系。之前,中国加氢站规划建设行政审批是没有概念的,我们率先在佛山、云浮两市明确通过住建部门牵头,在政策上把它突破了,又通过和中石油、中石化的加油站合建加氢站,在实现路径上贯通了。第四个填补的空白是科技产业帮扶,如何在偏远欠发达地区打造一个新兴支柱产业,走出了科技帮扶的新路子,这也是业界对我们比较好的评价。走到今天,我们对中国氢能产业发展节奏的把握有了更新的理解,接下来我们要控制好自己的节奏,使它更好地发展。


下一步,佛山将如何推动发展氢能产业,总结起来就是“超前布局、步步为赢”,由以前的“1135”战略向“1111”战略过渡。我再向大家报告下,我提前结束了帮扶工作,昨天广东省委组织部免去我总指挥的文件已经下发了,现在的身份是佛山的副市长。帮扶工作的阶段性任务完成了,我们五年磨一剑,稍微露出锋芒,意味着氢能产业将由帮扶阶段进入了以佛山为主的阶段,氢能产业将成为佛山未来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佛山将大力推动发展。


“1111”战略:第一个“1”是一个国家级氢能产业标准化创新研发平台。2018年3月,国家质检总局正式发文,批准佛山、云浮在十三五规划期间率先筹建中国氢能产业创新基地,这块牌子在中国是唯一的、含金量很高。我们知道一流企业做标准,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佛山要把氢能产业做好,就要抢占标准的制高点,牵头制定一系列的标准,通过2019年一年的努力,使标准创新基地基本达到验收要求。第二个“1”是创建一个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研发平台。广东省政府投入巨资在佛山设立直管重点实验室,科技部原曹副部长担纲实验室主任,我们已经把氢能产业纳入到这个实验室的重点研发范围,打造一个国际水平研发平台,所以我借此机会放眼全世界招揽全球人才。第三个“1”是在2019年召开一个高级别的中国氢能产业大会。这将是一个国家级的氢能产业大会,虽然南海已办过两届了,但原来的平台还不够,下一步要和国家发改委或者国家能源局来共同建立这个平台,把产业大会办成具有世界影响力、国内一流的氢能产业盛会。第四个“1”是佛山将推进1000台以上氢燃料电池公交车运营的城市,这只是一个保守估计。2019年经济形势会更困难,但我对中国氢燃料电池汽车一直是持乐观态度的。佛山提出2018到2019年两年运营1000台氢燃料电池公交,另外再推广氢燃料电池物流车和氢能现代有轨电车,氢燃料电池汽车正式进入商业运营阶段,佛山将成为氢燃料电池汽车之城,将来佛山氢燃料电池汽车是我们的品牌。所以原来佛山28台氢能公交车示范运营是全国最大的,后来被张家口赶上了;去年投入70台氢燃料电池公交车正式商业化运营,这两年我们计划启动1000台氢燃料电池公交车。相比张家口计划投入的1800台氢燃料电池公交车,我们也乐见其成,我们还是会实实在在按照自己的节奏推进。


这次来上海,感谢组委会的悉心安排,刚下车就组织我们到中共一大会址参观学习。虽然我以前也去过,这次去没有宣誓,但看得更仔细,得到很大启示。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现在还有两年时间,我们一定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氢能产业做大做强,要用中国氢能产业的蓬勃发展向建党100周年华诞献礼。


2018年春节后,刚上班不久我就到上海拜访上海交大的丁文江院士,洽谈期间谈起对氢能产业的理解和认识,我说了一个观点,说要把氢能上升到信仰的高度,没想到丁院士大为认同。当然,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最高信仰是共产主义,这是共产党员的初心。原来我在犹豫,“氢的信仰”提法合不合适,提“氢的信念”或“氢的信奉”会不会更好。昨天参观了一大会址,我坚定了“氢的信仰”的想法。信仰分不同的类别,共产主义信仰是大信仰,共产主义是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氢的信仰”是一个关于科学的小信仰,氢能社会因其代表科学先进的能源利用形态,会成为共产主义社会的初级形态。我去一大会址,认真学习党的历史,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更加坚信氢能是实现经济新旧动能转换、打造经济新引擎的一大重要抓手,坚信构建氢能社会一定能够实现。前年我们在央视的一个节目里提到:“人,没有氧气活不了,没有氢活不好”。上次和丁文江院士洽谈,我向他提了个想法,要建立一个氢科学研究院,研究氢在能源、氢在工业、氢在农业和医学康养等领域的应用,没想到丁院士行动更迅速,在上海交大率先成立了氢科学中心,这是氢能行业的一大盛事。我向干主任和大家汇报,上海对氢的应用走在前列,在氢农业、氢康养等方面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项目,取得了很多实实在在的成果,我只是把上海的经验“偷师”到广东来。佛山农业局已经探索利用氢水浇灌,对几种蔬菜进行了实验,取得了显著成效,通过我们的“盲试”,发现用氢水浇灌过的蔬菜无论从观感还是从口味,都优于一般蔬菜,氢在农业方面大有可为。佛山也有这种氢水设备的生产企业。我们有理由相信,氢将会在一二三产业全面开花,氢与我们生活紧密相关,氢能生活是未来社会的发展典范。


如何推动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真正成为颠覆性的创新性产业,这是我重点要向大家汇报的。颠覆性的创新产业是美国经济学家提出的一个很重要的概念。人类社会出现过很多种颠覆性的产业,例如汽车取代马车,蒸汽轮船取代风帆船,数码相机取代胶片相机,数码手机取代模拟机,智能手机取代纸质新闻等。目前而言,确实我们氢燃料电池汽车还远远没有成熟到颠覆传统汽车产业的地步,但我个人认为中国目前的纯电动汽车产业,也很难颠覆传统的燃油汽车,为此我们要很好地研究氢燃料电池汽车,把握能源革命的趋势,通过20、30年的努力,成为真正颠覆性的创新产业。按照我的判断,下一步要重点做好三个方面的产业融合:


一是要与5G的推动结合。5G与我们的未来联系在一起,现在5G将会在物联网、精准农业、智能制造、无人机、沉浸式娱乐等可持续发展项目联系在一起。3G、4G中国正在引领世界,我们目前处在5G社会的前沿,所以氢燃料电池汽车一定要与5G结合起来,推动我们氢燃料电池汽车有高附加值的产品出现,发展智慧交通、智能驾驶,不能像电动汽车那样走物美价廉的路线,搞10万块钱的廉价车是行不通,一定要提高车辆的附加值,借鉴特斯拉在智能汽车方面的成功经验,加快发展“智能+氢燃料电池”的汽车,这方面值得我们业界思考和研究。


二是要与新的商业模式相结合。大家知道,氢燃料电池乘用车在美国加州推广比较快,但并不是一辆车卖多少钱,而通过先进的商业模式。我们氢燃料电池商用车的技术已经基本成熟了,现在关键是如何商业运用和推广。下一步主要是攻破两块,一是加氢站的建设和运营,这里我隆重推出国能联盛公司;二是车辆的推广,要研究新物流和新零售的业态,研究行业的痛点,与资本有机结合,创新商业模式。


三是要与生态文明建设相结合。我很赞同干主任的观点,按照我们对市场的预判,物流车是个很重要的方向,城市的特种用车也是一个重要的方向,特别是渣土运输车、市政车、港口车等等。物流车里重卡机会很大,按照我了解的政策,经信部、环保部会用三到五年的时间,对重型运输燃油车辆进行改造升级,氢燃料电池重卡可以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抢占市场。氢燃料电池有轨电车也是一个重要方向,所以我重点把一汽解放的重卡氢燃料汽车项目引进佛山市高明区,并提早在高明布局氢燃料现代有轨电车,有轨电车样车2015年就已经下线,2019年中国第一条正式运营的氢燃料现代有轨电车线路在佛山正式问世,这将成为中国氢能产业一道美丽的风景线。这一点,德国人走在我们的前面,他们的氢燃料电池的小火车已经运行,我们只是抢了中国第一。


目前,氢燃料电池汽车产业技术从产业运营的角度来说基本成熟,我们对此一定要有精准研判,尤其要避免“起个大早、赶个晚集”的情况。各位业界同仁一定要沉下心来,不要听人家忽悠。我们推动氢能产业发展一直有较强紧迫感,一定要推动氢能产业朝着世界先进水平迈进,成为我们除了高铁之外的另外一张亮丽的国家名片。


我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大家!(根据会议录音整理,2019年1月5日)


相关文章

推荐品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