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景收购全球最稳定动力电池 却不加入造车新势力?

2019-10-04      510 次浏览

随着中国的新能源汽车创业公司相继迎来了车辆交付的“亮相期”,蔚来拟美股IPO,再加上特斯拉上海工厂的“抢人行动”,电动汽车汽车赛道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火热。


不过,充电问题始终是悬在蔚来们头上的一柄“利剑”。电池成本居高不下,续航能力长久没有革命性突破,无处不在的充电网络也不是任何一家汽车公司可以承担的。


换句话说,电动汽车发展的根本瓶颈仍然在于能源协同问题。


“让电动汽车好充电、充好电”,这句话说起来很轻松,做起来难。前者指的是让充电像加油一样简单,驾驶者不再有里程与充电续航焦虑;后者指的是从源头让电动汽车用上清洁的电,改变披着清洁盔甲但缺了煤电寸步难行的“表里不一”。


值得“造车新势力”关注的电池收购案


这两个“好”,仅仅靠电动汽车行业自身很难实现:从大开大合的电力网络,到毛细血管的电桩道路,再到移动车辆的全天候监测,这两个“好”的背后,是对跨领域协同能力的最高要求。


这也是为什么近日的一桩动力电池并购案值得“造车新势力”关注,它代表了来自于能源领域的“友军”,正在通过能源物联网的方式,来帮助电动车们彻底解决充电问题。


2018年8月3日,持续一年多的尼桑电池公司AutomotiveEnergySupplyCorporation(下称“AESC”)“竞购战”终于落下了帷幕。日产与远景正式达成协议,后者将以牵头组建财团的方式收购其现有电池业务AESC。


作为全球领先的乘用车动力电池企业,AESC以市场保有量40万辆的规模,远超特斯拉累计20万台的市场保有量。日产之所以寻求出售旗下电池业务,部分是因为AESC过于依赖日产Leaf单一车型的销量,近年来市场排名不断下滑。而为了维持AESC的运营,日产不得不以相对较高的价格来采购AESC的电池,从而给自身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这并不是AESC第一次进入媒体与行业的视野,但过去两年交易的另一侧,是对新能源一直抱有热情的金沙江创投。对于金沙江中途退出的原因,丛资金短缺论到战略调整论众说纷纭,金沙江也是种未回应外界的诸多疑问。


不过有意思的是,区别于100%卖给金沙江的交易,据远景发布的官微内容显示,日产还将持有收购重组后新公司的20%的股权,这样的结果让日产与远景的联姻更为好奇。


下一匹闯进电动汽车行业的“黑马”?


钛媒体曾对远景做过持续跟踪报道,可以把这家公司理解为“反向发展的特斯拉”。


特斯拉从互联网、汽车领域杀入能源产业,投产电池工厂,收购住宅太阳能企业,推出家用电池,打造自己的可再生能源自循环系统。


远景则是反其道而行之,以智能风机起家,随后布局能源物联网,又通过投资与产品研发进入储能、充电、用电领域,用互联网思维管理可再生能源。


今年,昔日的“远景能源”已经悄然改名“远景科技集团”,无论是官方微信,还是对外发布的公司新闻,远景都在努力甩掉“能源公司”的旧帽子。收购AESC,已经是远景今年在电动汽车领域的第三步动作。


三月,远景与国内唯一自己造车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威马电动签订战略合作,帮助其解决大规模电动汽车与电网融合的难题。


而在第88届日内瓦国际车展(GMIS)上,远景推出了全新概念电动车“Sibylla”,这是远景EnOS™智能物联网平台及开放生态在汽车上的首次亮相。


5个月后,远景又将世界第三大动力电池企业AESC收入囊中,这环环相扣的布局不禁让人心生猜测:远景会成为下一匹闯进电动汽车行业的“黑马”吗?实际上,相比于自己造车,远景更感兴趣的是,如何通过在帮助电动汽车企业解决充电难题的同时,让数百万辆“移动充电宝”加入自己的能源物联网。


电池作为电动汽车的成本中心,占到了整车成本的30%—50%,电池的高成本导致电动汽车价格的居高不下,电池短缺也成为制约特斯拉等车企扩大产能的瓶颈。


中国作为全球电动车增速最快,潜力最大的市场,是AESC最重要的产能落地市场。远景将帮助AESC快速实现其在中国的产能增长计划,在2020年达到30GWh,到2022年达到100GWh。同时,远景也可能会利用中国优势,降低AESC的电池制造成本,使其以更快速度进入国内的能源网络。


让电池从“成本中心”变为“价值中心”


除了扩大产能、降低成本,业内人士认为,远景凭借特有的能源物联网布局,有望把动力电池从一个“成本中心”变为“价值中心”。


根据远景的构想,每一块AESC电池都将成为一个移动储能装置,一块“移动充电宝”,不仅能成为电力的蓄水池,还能彼此联通形成强大的网络效应,从而形成一个分布式储能网络。一辆装有75KWh电池的电动汽车所储存的电能相当于欧洲一个普通家庭一周的耗电。


为了更好地理解,我们不妨看一下远景投资的全球最大户用储能公司Sonnen的例子。Sonnen将数十万户家庭的储能装置组成一个能源共享网络,化身“毛细血管”来分担现有电力主干网络的负担,帮助电网实现削峰填谷的动态调节,电网很愿意为这些分布式储能电站买单,因为电网本身就需要庞大的储能电站,来解决用电的峰谷问题。


与之类似,未来每一块AESC电池都将有一个具有数字化计算能力的“数字指纹”,成为物联网智能计算单元,通过对每个电池单元、模块和电池组数据的实时动态控制,优化电动车和电池的实时状态,形成强大的协同效应,实现再生能源系统的动态调节,以分布式网络来分散电力领域的集中式投资。


正是看中了远景能源物联网生态巨大的赋能价值,以及与储能网络的系统协同前景,日产才决定继续持有AESC部分股权而不是100%出售。


远景之所以不惜巨资拿下AESC,或许是要让它成为撬动能源物联网的一根杠杆。比如,帮助远景快速布局“楼宇智能大脑”的分布式储能网络,实现充储协同、低谷充电、高峰放电。分布式的充电桩与分布式的储能装置相得益彰,在商业可复制方面要远远优于集中式布局,这也可以为电动汽车提供优于现有市场解决方案智能充电网络。


通过智能控制充放电行为,汽车不仅接入可再生能源资产网络,实现100%清洁,还与其他车辆、住宅和建筑物实现通信与能源共享,催生更为灵活智能的未来能源系统。


在远景创始人兼CEO张雷的设想中,未来的能源物联网将是一个机器社交网络,机器之间自主交流、自动协同,自由交互。动力电池的智能化则是电动汽车智能化的基础,进而也是实现能源物联网的重要一环。


目前,远景已经形成了储能、电动车、充电产业体系全球顶尖企业的布局。作为Sonnen的投资者,推动着它转型成为能源行业的Facebook;作为全球最大、最开放的电动车充电网络ChargPoint的最大投资者,助力其进入户用能源领域。


这些顶尖企业共同组成了全球最大的能源物联操作系统EnOS™,AESC的加入让EnOS™进一步升级,未来的数百万块动力电池成为能源互联世界的一部分,改变电动汽车的能源响应模式,使其参与到能源调配之中,成为“能源交响乐”的一个个美妙音符。


通过电池撬动能源物联网?没那么简单


跳出原有的思维局限,将动力电池嵌入能源物联网的bigpicture之中,远景比同行业企业显然超前了一步。如此超前的战略构想,会成功吗?


Sonnen的成功,让我们看到了家用储能设备加入能源物联网之后的巨大潜力。只不过将动力电池改造“智能计算单元”从而融入能源物联网,面临着比家用储能更复杂的技术挑战,涉及与电动汽车、楼宇、充电桩、电网等方面的实时交互,对于专注于电池研发、生产的AESC来说,物联网无疑是未曾涉足过的领域。


对于远景来说,虽然业内首倡的智能风机已经领先行业,但是面对动力电池、电动汽车这样全新的领域,如何将自身的软件优势与AESC的硬件实力完美结合?


与此同时,远景通过动力电池推动电动汽车与能源世界有机融合的愿景,也面临重重挑战。虽然远景在各个方向上都有布局,然而尚处于局部网络、局部试点的状态,尚未充分发挥能源物联网的协同效应。随着接入的智能终端类型日趋复杂多样,对EnOS™的底层架构会有着越来越高的要求。


不过,远景整合风电、光伏、储能、充电桩、智能楼宇等方面的成功经验,让我们对其在动力电池领域的整合能力有了一定的信心。


本文摘自:钛媒体


相关文章

推荐品类

为您推荐

东莞市钜大电子有限公司 粤ICP备07049936号